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既然不是尖情,那么,这只手握盛轩王朝兵权的凤凰大鸟,又跑到纪府里来干什么?

    “凤将军,你?”

    “青灵,你怎么?”看清楚她的模样,纪铭潜倒抽了口冷气,下意识地便想往后退,可是身边的凤将军纹丝不动,他只好又将退出去的一条腿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正瞧见一旁翻白眼的夏雨,纪铭潜顿时找到了出气筒:“狗奴才,整日里就知道偷懒,五小姐的脸都毁成这样了,怎地也不去请郎中来瞧瞧?”

    “谁有我们家小姐的医术好?何须郎中?”

    “混账!你个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跨前一步挡住夏雨,纪青灵笑道:“不妨事,只是那日被火一烧将体内的热毒逼了出来,不会传染。我已服了汤药,最多两日就会好,父亲尽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不待纪铭潜接话,纪青灵看向凤栖,话锋一转:“凤将军今日怎会来?”

    “凤将军忒有心!”才黑下脸的纪铭潜立刻露出满脸笑容:“那日送你回来时,为父只随口提到一开春老太太便咳嗽不止,凤将军便请了太医正王安大人来给你祖母看病,今日又专门送了张虎皮来。青灵?还不快谢谢凤将军!”

    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那太医正可是好请的?那可是皇上的专用御医,拽得鼻孔能仰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再说,好端端的这只大鸟送什么虎皮?是与虎谋皮吧?皮都送来了,这只漂亮的大鸟所求是甚?

    看看身边俊朗如松挺拔炫目的男子,再看看自家丑得让人倒胃口还面如寒冰的女儿,纪铭潜颇为尴尬:“你这般模样本不该出门,但老太太吩咐了,你便去吧!凤将军乃是大忙人,还是不劳烦了,待青灵的病养好了,再去将军府登门道谢吧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纪铭潜明显是对凤栖说的。

    虽然对老爹这种突然拐到姥姥家的说话方式不太习惯,纪青灵却着实松了口气,还好老爹有点自知之明,连她都觉得自己没虎皮值钱,若是真用她抵了虎皮,她不会变成给人家凤大将军洗脚的小丫鬟吧?

    纪青灵尚在腹诽中,凤栖已双手抱拳道:“如此,凤栖告辞!”

    不再多言,亦不再多看一眼,转身潇洒而去,仿佛他真的只是个行色匆匆的路人甲。

    没了讨好的对象,纪铭潜狠狠瞪一眼纪青灵:“如此丢人现眼,还不快进去洗干净,洗不干净不许出门。”说罢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嗬哟!老狐狸就是老狐狸,居然看出来她是装的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狼来了的法子不能常用,用多了会失灵的。不过,眼下让老爹头疼的应该不是她敷衍沈明轩,而是纪云灵逗留俊王府不肯回来之事吧?唉!养这样一群不省心的女儿,纪铭潜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六十岁。

    “小姐?”夏雨怯怯地看她:“您的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忙,有人还等着看我这张脸呢!”叮嘱凝香几句,恐龙女大摇大摆地携夏雨出门。

    才走出纪府不足二百米,便听身后有人唤她:“青灵?”

    回头,果然凤栖正欲言又止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眸中滑过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