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


    小毛没有直接去找尚谦算账,而是召集了不少亲朋好友,打算一起去青竹书院寻个公道。

    凭什么自己的姐姐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就要被休,凭什么!

    怒极之下他还算是仅存一丝理智,按住了想要拿锄头棒槌的亲朋,冷声道:“咱们把那个从皇城来的女人赶走就行了,都是那个女人迷惑心神,她没来之前什么都好好的,她来了没多久我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了,肯定是她暗中使的鬼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尚谦肯定是一时鬼迷心窍,只要把那个作妖的女人赶走就能恢复原样。”

    小毛眉头微皱,冷冷地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,率领一众亲朋好友前往青竹书院。

    门童老远看见一帮人大步朝书院走,浑身散发着的戾气明显能让人察觉出来者不善,门童匆匆忙忙地去找师父报信,他跑的太急,跑到师父面前扶着柱子大口喘气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尚云柔手里捧着一本书,嘴角含笑地打量这个孩子,笑道:“有什么事把你急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有人——很多很多的人——”孩子喘定了一些,伸手朝门外指了指,师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不其然,不少人冲进书院,看见尚云柔在屋里,几步冲上前来,在所有人都尚未有所反应的时候,拉起尚云柔、扬臂就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,怒骂道:“就是你这个妖女勾引尚谦!”

    紧跟在他身后的人也高喊道:“滚出书院,滚出书院!”

    尚云柔似是被打蒙,诧异又迟疑地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师父最不喜粗鲁无礼的莽夫,饶是他一向温和,看到这一幕也动了怒,瞬时气红了脸。

    书院里的孩子急忙上前拽住了小毛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刚刚准备早读就看到有人闯进来,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家先生受欺负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小毛一边挣扎着,一边冲着尚云柔骂道:“都是你这个妖女做的好事,要不是你,尚谦也不会变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毛,你给我闭嘴!”师父怒道,走到尚云柔身边按住她瑟瑟发抖的肩膀,轻声抚慰她:“没事,师父相信你,你是个好孩子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尚云柔伸手轻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太荒谬了,一切都太荒谬了。

    她环视四周,那些视线如同刀子一样一寸寸割在她身上,那些怀着恶意和揣测的目光,和尚云柔刚到青竹书院时夸赞她才貌双全时截然不同,让人不敢相信出自同一个人之口,更不敢相信以往抹了蜜糖一般的嘴如今却像含着剧毒的毒药。

    尚云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不由得想起当年楚若珺失手杀人,整个长平城都对她指指点点的场面,那时她承受了多大的重量,那可是杀人,比勾引一个男人重多了,甚至会一命抵一命,而自己只不过面对着数十人栽给她莫须有的罪名,就觉得已经难受到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刀子不割在自己身上,永远不会知道别人受的伤有多疼。

    小毛带来的那群人并没有消停,人群里不断有指指点点的声音,还有人用烂菜叶砸过来,都被孩童挡住了大半,或是从地上捡起来再扔回去,从远看,孩子和泼妇莽夫们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有人扔了一块石头过来,尚云柔来不及反应,那块石头砸中她的额头,霎时间,顿时一片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现场群情愤起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吓懵了一下,小毛也呆了呆。

    尚云柔苍白着脸,浓稠滚烫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下,有一种骇人的美。

    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就要承担这莫须有的罪名。

    有年长的孩子目光冰冷地扫过那些人,怒叱道:“你们有话好好说,伤人做什么,还闹事的话我们就报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报官报官!”一个声音响起之后,其他孩子也仗义而出,“出手伤人就是莽夫,不管尚先生做错了什么,你们都不该动武。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!”小毛的声音刚落,大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干士兵训练有素的冲了进来,在小毛等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飞快的将他们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谁报的官?”小毛气的大喊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伴随着这简短的两个字,一个男人缓步从门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尚云柔觉得心里慢慢涨涨的,看到他的身影,眼泪再也忍不住,刷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回头,看到公子挺拔的身影,他逆着光走进来,周身仿佛镀着一层金光,如神祗一般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公子把她的伤尽收眼底,眼里掠过一丝心疼,更多的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