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哎呦!”二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它,喉咙发干,咕嘟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二丫,想不想尝尝这根宝贝,包你爽快,让你爱上这种滋味儿。”周晓东把长棒收起,拉上拉链,一脸的蛊惑。

    “走!我们去那边!”二丫从地上爬起来,摸了摸胸口,指着挨着黄豆第的玉米地,宽大的叶子和茎秆,还有那黄的穗子,摇曳起伏,哗哗作响,挨着村里通向乡里的公路,天高地阔,正适合战。

    俩人七拐八拐,挑了个中央地带,周晓东把几颗玉米踹倒,从二丫的包裹里翻出几件衣服,铺在上面,头上是密密的叶片,阳光星星点点的洒下来,而地上,半躺着一个羞的姑娘,充满了紧张和兴奋,还有那浓浓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二丫,准备好了吗,我要了。”周晓东兴奋的光衣服,摸着下面的小兄弟,嘎嘎怪笑。

    “呸!说的真粗鲁。”二丫脸上一红,那粗大的铁棍晃得她一阵头晕。

    “是我帮你呢,还是你自己呢?快点,我等不及了!”周晓东扑了过来,伸手去解扣子。

    又甜又“准备……”二丫的话被粗暴的动作迅速打断,周晓东已经大手摸上了她的外衣,向下一分,就露出了里面白色的束胸。

    “二丫,你没戴奶罩子?”在周晓东的思维模式里,女人不应该都戴海绵填充的胸衣么,束胸这么古老的玩意儿竟然还有人用。

    一层一层的剥开,那神秘的一对儿挺翘,高耸的肉兔儿就蹦了出来,在周晓东眼前一挣,洁白耀眼的物在摇动的斑驳的碎影间,新鲜的就像刚剥开的玉米。

    “啊?啊?”二丫眼眸睁大,周晓东那贪婪的大嘴牢牢的咬住了她,一双大手早就兴奋的伸到了腰间,透过香覆盖上去,狠狠的一捏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二丫双手撑地支起身子,草莓尖儿被带起,慢慢的被包裹进去,裤子顺着滑落,露出紫色的一条内内,几根手指已经探了进去,在红的一条缝隙间触摸。

    二丫全身一阵颤离,用力的收起身子,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要?晚了!”周晓东把两人身上最后的遮掩物去掉,看着二丫那紧张抗拒的样子,甩了甩枪,就低身去找洞口。

    双腿被用力扯开,长枪往上快速一顶。

    “噗!”的轻微声响,洞穴口被迅速撑开,二丫小嘴儿张开,就等着那阵剧痛的到来。

    不过,周晓东只是贪婪的亲吻着她,把她的整个身子摩擦的火热一片,大手来回的,一会儿按按敏感,一会儿揉揉挺翘的小屁股,枪头来回的摩擦着,浅浅的碰了碰。

    二丫的下面要比马翠还要粉红,干爽的感觉从一开始就刺激的周晓东到达了很高的兴奋点,那一看就很干净,紧致的巢穴,长驱直入不知道会带来多少快感,可他偏不立刻要了她!

    “晓东!”二丫很快就被刺激的不行了,连声呼唤,彻底被激起了欲念。

    玉色的肌肤镀上了阳光的金色影子,更增添了一层粉红色的霜,浪翻腾,腰肢就要咬合下去,跟周晓东链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二丫,来。”周晓东抓着她的小脚丫,躺了下去,一脸坏笑的盯着二丫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平躺着看二丫,那真是带着水灵灵的甜,那身上的几道淤青更增加了几分柔弱的女美,要是让这么个小妞儿在身上叫唤,那听着多带劲儿!

    “周晓东,你个王八蛋,我一个,还得主动伺候你!”二丫羞怒的说道,那不断摩擦,一点都不安分的东西让她再也忍不住,往下稍微用了点力。

    “下来吧你!”周晓东可没有那么多耐,往上用力一挣。

    几点元红,迸射出来,二丫脸上纠结在一起,痛呼一声,双手抓住周晓东的肩膀,指甲都要嵌进肉里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不是说我不行吗,今天知道到底行不行了吧?”周晓东想起两人从小到大,几乎是指腹为婚的那种感情,竟然那么快就被破坏掉,哥哥在的时候还都好,哥哥去世了,连这个女孩也变卦了,怒气和邪火儿腾地一下子就窜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翻身把二丫压在身下,周晓东往里深入了几分,二丫马上眼泪汪汪的按住了他的手,“痛,痛。”

    “痛?又的不尽兴?”周晓东皱起眉头,知道二丫刚破了身子,还得时间缓过劲儿,不能太快就要了她,不然还不得昏过去?

    周晓东冷哼一声,开始是浅尝辄止,不断的滋润着,用三分之一的长度,就让二丫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