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一百一十五章耍赖小能手

    吻过之后,我重新坐好凝眸瞧着烛炎,幽幽道:“说吧,你怎么会知道鬼市的事?”

    “秘密。”烛炎望着我,低声道。

    秘密?

    “烛炎!”我斜瞥着他,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回去再说。”烛炎说着摸了摸我的头发,我撇撇嘴没搭理他。烛炎并非常人,也许正如疆域所说,烛炎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,不过也没关系,知道了也未必能怎样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天斗,输了代价是惨痛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泛着层层涟漪的心瞬间平静下来,余光偷瞄着烛炎,觉得空气都是甜甜的,对我来说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车子在别墅旁停下来,我跟着烛炎走下车,周围有些古怪,我不禁皱了皱眉,烛炎顺势搂过我,冷眸打量着四周。我没感受到顾忍冬的气息,这让我心紧了紧担心顾忍冬出事。

    没多想,我们快速走进去。

    别墅里面一片漆黑,房门紧闭,我叫了几声顾忍冬但没人回应,我跟烛炎相视一眼,烛炎让我躲到他后面,没等我反应,烛炎的几个飞镖穿过房门,飞入房内,然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别进来!”

    顾忍冬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?”烛炎沉沉道。

    顾忍冬没回答,烛炎没犹豫,又飞出几个飞镖,飞镖上挂着灵符,随着一声响门打开了。我跟烛炎走了进去,烛炎紧紧搂着我,房里很黑,弥漫着厚重的雾气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烛炎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。”顾忍冬忽然出声,烛炎没说话径自走过去打开了别墅的灯,灯一开就见房里一片狼藉,显然刚刚经历一场恶战。顾忍冬手扶着墙壁,硬撑着站起来,这时候我们才看清,顾忍冬脸色惨白,眼角眉梢的狠厉还没散尽,浑身衣服破破烂烂都是撕咬的痕迹,地上还有些不明液体,散发一股非常奇怪而刺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走上去扶住他,顾忍冬笑笑:“放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烛炎走上来,眼神灼灼。

    “有几个家伙冲出房间,他们都是厉鬼,煞气很重。”顾忍冬皱了皱眉在沙发上坐下来长长舒一口气,“难怪要贴那么多灵符,里面那些玩意到晚上就会彻底苏醒,我白天进去时候他们反应不大,现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进入那几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我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顾忍冬微微点了点头,收起一贯戏谑表情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“你找的人还没来?”顾忍冬看向烛炎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烛炎淡淡道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“谁?”我追问。

    烛炎瞧着我,眉眼闪烁着狡黠的光,我轻轻一哼,我才不会又上当,他不说我就不问,谁叫烛炎是耍赖小能手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也太不靠谱。”顾忍冬冷哼,满脸不屑。

    “谁说老道我不靠谱。”顾忍冬话音未落,一个身着道袍,面色红润,眉眼含笑,身材胖乎乎,身后背着一把长剑的道士踏着正在消散的雾气缓缓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乍看之下一点也没仙风道骨的感觉,就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,这就是烛炎找来的人?看上去是有些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。”顾忍冬朝着胖道士招招手,“你这样怎么也不像是得道高人?就是个吃多了不消化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诶。”胖道士也不生气,跟顾忍冬挥挥手,“莫以胖瘦论英雄,莫以貌取人,谁也没说,胖子不能做神仙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看向我,脸上挂着温和的笑,没等我说话他对我福了福身子,他看出来我是谁了,即使是在我灵力如此少的情况下,看来他的确有些道行。

    “陶道长。”烛炎点点头。

    道长捋了捋胡须,缓步走到房间前,探手撕掉一张灵符,掉了一张灵符门“砰”的一声响,好像里面有东西在强行撞门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道长嘀咕一句,就像是家长在教训1;148471591054062不懂事的小孩,说着话他随手摸出一张符纸贴到门上,房里的动静瞬间消失,重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一旁看着,挺厉害的,我暗自道,斜睨一眼顾忍冬。顾忍冬从沙发上站起来走了过来,他还是很关心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道长沉沉颔首,不慌不忙的说道,说着话将符纸塞进袖子里,声音低沉,“烛小先生你说的没错,这灵符的确出自我们道观,我们道观前段时间的确被偷走了很多灵符。”

    被偷?

    我心里唏嘘,凝眸瞧着道长。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