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嗒!

    房间的灯亮起,苏暖之前适应了黑暗的光线,被灯光照的好刺眼。

    待她适应了光线,浓重的酒气混杂着刺鼻的香水逼近,直到她面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景辰,快躺在床上!”

    一身香奈儿粉色蕾丝包臀裙的女人,抬起一张浓妆精致的面容,看向从床上坐起的苏暖。

    “喂!今晚景辰和我睡在这里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傲气的扫了一眼苏暖,不过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女人,陆景辰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淡的美味的女人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是我的房间,你是谁?为什么会和大叔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苏暖见陆景辰脸色发红,闭着眼睛,很是难受的样子,蜷缩在床上。

    大叔怎么又喝酒了?

    从她记忆中,大叔只喝多过一次,就是那天她毕业,说有了男朋友沐寒,那一夜他将她压在床上,疯狂又暧昧。

    想到那件事,苏暖还是心咚咚跳个不停,有点紧张害怕,怕又发生那晚一样的情事。

    可看到陆景辰一脸难受的样子,手还扯着衬衫上的领带,苏暖还是心疼的伸手过去,要给他解开领带。

    “你连我都不知道?算了,一看你就是个土包子!起开,景辰我来照顾。”

    阮幂拉开苏暖的手,将她拉到身后,扑向了陆景辰。

    她趴在他身上,在他耳边轻轻一舔,“景辰,我来帮你脱衣服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头好痛,连睁开眼睛都觉得困难的陆景辰,脑袋里浮现的都是苏暖一个人的面容,他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,“好的,暖暖!”

    “暖暖,是谁?”

    阮幂敏锐的目光扫了一眼站在床边的苏暖,看到她那张清纯美丽的面庞,她忽然觉得有点危机感。

    难道陆景辰喜欢这种口味?清纯型的女人?

    想到她混了模特界,娱乐圈这么久了,谁都知道她是冷艳型的美人,和清纯沾不到边。

    她狠狠的咬牙,但精明如她,怎么会当面跟住进陆景辰家里的女人撕逼,想也知道一向洁身自好多年的陆景辰,不会将女人带到家里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一定是这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美女,能帮个忙吗?”

    她勾起一抹笑容,对苏暖亲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前后态度的差距变化的太大,兼职判若两人,苏暖心急的只想照顾陆景辰,哪里去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暖走近陆景辰,见趴在他身上的女人没有起开的意思,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她手麻利的将陆景辰脖颈上的领带扯下来,将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几颗,见到他不再胡乱的扯着脖子上的领带和衬衫,知道他好受一些,这才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阮幂看在眼里,对这个女人恨的咬牙切齿,面上却堆着笑容,“美女,你看景辰他喝多了,很难受,你能不能帮他做点醒酒汤过来?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看着蜷缩在床上的陆景辰,又看了眼还赖在陆景辰身上的阮幂,她有些纠结,要是她走了,阮幂会对大叔做什么?

    可要是不走,大叔不喝醒酒汤,一定很难受。

    阮幂看出了她的想法,忙从陆景辰身上起来,站在床边,给她下了保证,“景辰是我的朋友,我就是看他喝多了,所以送他回来照顾一下。看到你在,我也放心了。醒酒汤……我不会做!”

    她心疼的看着床上扯着衬衫的男人,“你看他,好难受啊!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